钟南山:预计全球疫情能控制下来 4月底出现拐点


犯罪分子通过发送以疫情相关信息为文件名的恶意软件,对用户进行网络攻击。捷克布尔诺大学医院是捷克第二大医院,也是检测新冠肺炎和救治重症患者的医护中心之一。日前,该医院的计算机系统便遭到黑客攻击,医疗数据传输被中断,一些急需手术的患者被迫转移。欧洲刑警组织提示,疫情期间,医疗系统及一些关键部门的网络安全维护人员要格外警惕,防止黑客利用内外网连接的漏洞发起攻击。

赵剡:3月25日交流时,加拿大的医生问,有哪些事情是需要他们第二天就开始做的?我提了三个方面的建议,从个人层面来说,首先要做到戴口罩、洗手、通风;对医院来说,我们需要做到“两通道三区”,就是把医护人员的通道和患者的通道分开,把干净的区域、污染的区域、中间区域分开;第三点就是要做到科学合理的分级诊疗,首先要把普通老百姓(76.200, -0.01, -0.01%)和新冠肺炎的患者分开,其次要把轻症患者和重症患者分开。如果做到这几点,抗疫的效果绝对立竿见影。

新京报:这样的国际交流有什么好处?

我的感觉是,西方国家非常强调勤洗手的作用,但他们认为只要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足够远就不会有其他问题,所以对戴口罩的重视程度不够。他们觉得戴口罩会让呼吸不自由。但戴口罩是非常有用的防护措施,这也是我每次分享的时候反复强调的。

中国的一些经验,很难复制到西方

随着时间推移,疫情开始在全球多地暴发,针对疫情的跨国交流越来越多,专家们的问题逐步触及临床操作。

但意大利和中国不一样,不可能全国的医生都跑过来帮忙,只能自己想办法。所以我告诉他们,如果医生不够用,可以找麻醉科和心肺外科的医生,他们也按照我的方案组建了一个临时的医生团队。一周后,这家医院的医生联系我,说幸亏当时把ICU的床位增加了两倍,不然现在就“活不下去了”。因为后面意大利的疫情暴发了,病人的数量增加了很多,原先的床位根本不够用。

赵剡:是的。因为隔离只能是短时间的遏制措施,你不能隔离一辈子。要想彻底解决新冠肺炎,说白了就是要靠疫苗和特效药。

而且一旦隔离了,或者一个城市封城了,不太可能调动其他地方的资源为这一个地方服务。他们会说在中国,湖北这一个省封了,全国都给你们运吃的喝的。确实也是这样,这段时间我们吃的食物都是全国各地捐过来的,假如只能靠湖北自给自足,估计我们早就饿死了。但在国外,比如说法国封了,谁给他们送吃的喝的?

假冒伪劣防护用品、药品的销售量也在急剧上升。英国国家反犯罪局证实,一些犯罪集团正通过电子邮件兜售假冒伪劣抗疫物资,不少民众上当受骗。欧洲刑警组织近日联合全球90个国家和地区的执法人员发起专项打击行动,共逮捕120多人,捣毁37个有组织跨国犯罪集团,查获3.4万只假冒医用口罩和价值约1300万欧元的假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