奔忙在武汉雷神山医院的“摆渡人”
来源:奔忙在武汉雷神山医院的“摆渡人”发稿时间:2020-04-04 20:45:18


另一名网友回复她:“您,我以及看起来数以千计的人都有这种经历。我的医生证实了一种奇怪的呼吸道病毒,这种病毒很难消灭,在去年秋天持续了2-3个星期,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,不是流感。”

在Peter Antevy的推特留言下,很多人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甚至更早的时候出现过类似症状。

某女抵京后经海关检测体温38℃,即由120救护车送至北京小汤山医院就诊,3月22日、23日、24日采集患者标本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,结果均为阴性。因患者有其他基础疾病,29日转佑安医院治疗,30日复查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,4月1日采集标本,检测结果呈阳性。结合患者境外旅行史、肺部影像、血液检查等其他诊断依据,4月3日被诊断为确诊病例,临床分型为普通型。

不过,也有人对这种检测的准确度持怀疑态度,在Peter Antevy推特留言中,一位网友说:“我的理解是,对于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,IgG分析的特异性并不是很好。我会谨慎使用(该工具的结果),因为许多人的IgG谱系都很宽泛(并且该条色带不太亮。)”

庞星火介绍,病例在境外的生活地西班牙疫情严重,回国途中又与新冠肺炎病例有过近距离接触。目前跨国旅行具有较高的感染风险。据泰国媒体报道4日凌晨有部分国际班机降落曼谷素万那普机场,按照泰国民航局最新的防疫规定,所有旅客必须被安排到政府指定地点强制隔离14天,但是当晚有约至少150名乘客拒不配合隔离措施,擅自离开机场。

杨占秋认为,Peter Antevy 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,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,而不能肉眼判断。不过,对于留言者“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”的说法,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,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“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”,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,“就好像一条长矛,只配特定的一面盾。” 根据Peter 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,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.8%,特异性达到98.7%。

4日,武汉大学医学病毒研究所杨占秋教授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世界卫生组织应当牵头,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,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。

“一月份,我病得很重(像流感一样,但情况更糟),连续两天没有入睡,几乎要进急诊室。我不知道那是什么,今天,我检查了新冠病毒抗体的状态……显示IgG+(过去感染的迹象)。心情复杂,明天将重新测试。”

新冠病毒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在各国流行的?这个问题在杨占秋看来其实并不难找出答案,“只要将当时有疑似症状的人的血清样本拿出来进行检测就可以了。”杨占秋告诉记者,临床医生是否会保留病患的样本他不太清楚,但自己的研究团队经常会保留几十年的血清样本,“所以,从学术研究角度,我建议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,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。”

图:Peter Antevy表示自己在1月份第一个星期出现疑似症状,一些网友也表示自己曾经在那时出现过相似症状。